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统战知识» 统战理论» 黄铸:七十载统战情深

黄铸:七十载统战情深

发布日期:2017-01-09  作者:张琪 来源:中央统战部网站

  

  黄铸接受中央统战部网站专访。张小红/摄

  七十载统战情深——专访中央统战部研究室原主任黄铸

  在统一战线领域,提起黄铸同志,几乎无人不晓。他是中央统战部第一任部长李维汉的秘书,更是统一战线理论政策研究专家,参与了统一战线多项重要理论政策的调研和制定,是统战工作的老前辈。他知识渊博,钻研刻苦,李维汉曾经评价“他对统战问题的研究有的比我研究得还要深和透”;他治学严谨,敢于直言,旗帜鲜明地提出“港澳台海外统战工作只是统战工作的重点之一”;他好学不倦,笔耕不辍,耄耋之年还坚持读书看报,专注于统一战线理论研究,文稿经常在《人民日报》等报纸和刊物上发表。

  12月6日,临近大雪节气,笔者得到了与这位老前辈面对面的机会,听他讲述与统一战线结缘七十年来,那些印象最深的故事。刚落座,黄老就抱歉说自己是“马大哈”,漏看了采访提纲的第一页,可沙发旁摆放着的手写的文稿、做了标记的报纸、折了页的书本,便足见黄老对采访的重视和认真准备,每每谈及领导讲话、文件名称之类,他都会翻开书本为我们找到最准确的表述,绝不含混带过。

  对“民族问题的实质是阶级问题”的批驳,“把问题讲清楚了”

  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之时起,一直高度重视国内各民族问题的处理和解决。1938年成立中共中央西北工作委员会(简称西工委),张闻天为主任,李维汉任秘书长,主管陕、甘、宁、青、绥五省工作,1940年,西工委在深入实地考察的基础上,起草了《关于回回民族问题的提纲》、《关于抗战中蒙古民族问题提纲》,经中央书记处批准,成为抗战期间指导民族工作的纲领性文件。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党和国家在“共同纲领”中规定了民族平等、民族团结、民族区域自治、帮助各少数民族发展进步的正确政策。一整套正确的理论和政策,指引和保证了我国民族工作的健康发展。

  20世纪50年代后期,我国民族工作中出现了“左”的倾向,在理论上集中表现为所谓“民族问题的实质是阶级问题”的说法,即“阶级斗争是一切工作的纲,也是民族工作的纲”。1980年,中共中央关于转发《西藏工作座谈会纪要》的通知中明确指出:“各民族的存在,多数是千百年历史形成的,在今后很长期间也将继续存在。在我国各民族都已实行了社会主义改造的今天,各民族间的关系都是劳动人民间的关系。因此,所谓‘民族问题实质是阶级问题’的说法是错误的,这种宣传只能在民族关系上造成严重误解。”

  在中央通知精神的指引下,黄铸着手起草了《评所谓“民族问题的实质是阶级问题”》一文,并按照时任中央书记处研究室副主任林涧清同志的建议和胡乔木同志的批示,进行了改写,集中讲清了三个问题:第一是民族问题和阶级问题是两个性质不同的问题,不能混淆(但在一定的条件下有一定的联系);第二是社会主义时期的民族问题基本上是各族劳动人民之间的关系问题;第三是社会主义时期民族问题的内容和根源,包括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巩固各民族民主平等的团结统一,逐步消除各民族间政治、经济、文化事实上的不平等,承认民族差别,照顾民族特点,正确对待和处理民族矛盾。该文经过中央书记处研究室修改后,于1980年7月15日在《人民日报》署名“特约评论员”发表,澄清了“民族问题的实质是阶级问题”的说法造成的思想混乱,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整个理论战线和民族工作战线拨乱反正的重要一部分。“当时的《人民日报》特约评论员文章的权威性,堪比中央文件。”黄铸回忆道,“李维汉同志当时在部务会上评价说‘这篇文章讲清了问题’。”

  民族问题一直是黄铸长期研究和关注的领域,他在很多著作中提到“中国是民族关系最好的国家之一”。问及这个提法时,黄老爽朗地笑了:“‘民族关系最好的国家之一’,这还是谦虚的说法。实际上,我国就是民族关系最好的国家。”

  

  采访中,黄老翻开书本认真查找有关资料。张小红/摄

  关于宗教工作的四句话

  中共中央1954年批转下发了由中央统战部起草的《关于过去几年内党在少数民族中进行工作的主要经验总结》,文件中提出,“宗教问题具有长期性、群众性、民族性、国际性、复杂性,必须长期采取十分谨慎的态度”。宗教“五性”的提出,成为我们党开展宗教工作的基本原则和出发点。

  1950年,周恩来总理提出了宗教要与新民主主义社会相适应的历史任务。在周总理的主持下,基督教人士开展了三自(自治、自养、自传)革新运动,天主教人士开展了自主革新爱国运动,中国的宗教基本摆脱了外国宗教的控制和影响。随后,中央统战部制定了回族伊斯兰教和喇嘛教宗教制度改革的文件,废除了藏传佛教和伊斯兰教中的封建压迫剥削制度,实现了宗教与新民主主义社会相适应,这在我国宗教发展历史上是极为重要的一步。

  1982年,党中央起草《关于我国社会主义时期宗教问题的基本观点和基本政策》,曾经征求李维汉同志意见,李维汉同志报送了书面意见(该意见李维汉同志写了简要提纲,由黄铸起草完成),提出宗教要与社会主义相适应,但最终中央的这个文件没有采纳上述意见。1990年,中央召开全国统战工作会议,制定《中共中央关于加强统一战线工作的通知》。黄铸参加了这个文件的起草,在文件中写入了“要引导爱国宗教团体和人士把爱教与爱国结合起来,把宗教活动纳入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同社会主义制度相适应”。这是我们党第一次在中央文件中正式提出宗教要与社会主义制度相适应。2001年12月,江泽民同志在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对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进一步做了深刻论述。他指出:“这是我们党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一基本国情出发,总结新中国成立以来宗教工作的成功经验作出的科学论断,是我国宗教发展的正确方向。”

  采访中,黄铸将宗教工作归结为简单的四句话:宗教信仰自由,依法管理宗教事务,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原则,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我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从这个意义上说,宗教信仰是公民个人的私事,但绝不可片面理解为宗教是个人私事,宗教不等于宗教信仰,它包括宗教信仰、宗教制度、宗教组织等一整套体系。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强调指出,“宗教问题始终是我们党治国理政必须处理好的重大问题,宗教工作在党和国家工作全局中具有特殊重要性,关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关系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关系社会和谐、民族团结,关系国家安全和祖国统一。”“我国的宗教发展,经历了与新民主主义社会相适应,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阶段。如今,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提出,要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支持我国宗教坚持中国化方向。新形势下要全面提升宗教工作水平,必须继续坚持我们一贯的宗教政策,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深化我国宗教中国化的进程。”黄铸表示。

  

  黄老虽已95岁高龄,仍然笔耕不辍,所有文稿都是一笔一划自己写就。张小红/摄

  自告奋勇起草对资改造的报告

  作为李维汉同志的秘书,黄铸全程参与了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这一重大历史事件。

  1952年,我国国民经济基本恢复,党中央正在酝酿提出过渡时期总路线,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提上议事日程。1953年4月,李维汉带领调查组赴武汉、上海等地调查资本主义工商业问题。调研结束后,黄铸自告奋勇起草了《资本主义工业中的公私关系问题》的调研报告,紧紧抓住国家资本主义这个中心,写了国家资本主义的发展情况、国家资本主义的各种形式及生产关系的变化,国家资本主义的地位作用,提出经过各种形式的国家资本主义特别是高级形式公私合营这一主要环节对资本主义工业利用、限制和改造,逐步实现由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的建议。李维汉对报告稍作修改之后报送给了党中央和毛主席,受到高度重视。毛主席亲自打电话给李维汉,说要提到政治局会议讨论。6月15日,中央政治局召开扩大会议进行讨论,毛主席、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等同志在会上作了重要讲话,一致肯定了这个调查报告。周恩来表示,他当时也正在调查寻找对私人资本主义实行社会主义改造的方针和途径,“罗迈(指李维汉)的报告解决了问题”。会议确定了经过国家资本主义改造资本主义工业的方针,把它作为过渡时期总路线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随后,黄铸参与起草了李维汉在财经会议上所作的《关于利用、限制、改造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意见》。关于题目,李维汉起初定为“限制、改组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意见”,黄铸考虑到当时有些人对利用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意义认识不足,建议加上“利用”二字,报送中央后,毛主席将“改组”改为“改造”。这个《意见》系统讲了经过国家资本主义利用、限制、改造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方针,讲了在公私关系和劳动关系上要正确执行“有所不同,一视同仁”“公私兼顾”“劳资两利”的政策,讲了党对资本主义工商业实行统一领导等问题。

  1953年10月至11月,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召开全国会员代表大会,黄铸参与起草李维汉的讲话。这是第一次对过渡时期总路线和经过国家资本主义对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政策的公开宣传,在社会上引起了极大反响。从上海调查,经过6月中央政治局会议,到全国工商联会员代表大会,在党内外完成了对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思想、路线、政策准备,对资改造沿着总路线指引的道路稳步地有计划地展开了。

  从1948年调到李家庄中央统战部工作至今,黄铸与统一战线结缘已近七十载,所经历的统战故事,他如数家珍。即便是在离休后的三十年间,他依然为统一战线理论研究倾注大量精力,坚持读书看报,关注时政新闻,每篇文稿都是自己一笔一划写就。95岁高龄的他,坦言精力不够,书看的少了,报纸也不如之前看得细了,但《人民日报》还是每日必看,遇到重要新闻、领导讲话等,也会做好标注或者是剪报。

  采访临近结束的时候,黄老说,这是他一辈子统战工作中记忆最深刻的几件事。我想,这份能够留存在脑海中几十年的记忆,更多源于他对统战工作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对统战事业毫无保留的付出。

  因为热爱,所以执着。(文/张琪)

  

  黄老坚持读报,看到重要新闻、领导讲话等,会认真做好标注。张小红/摄

  人物简介

  黄铸:1921年7月4日出生于云南西双版纳(原籍石屏),汉族,北京大学经济系毕业,1943年参加工作。历任中央统战部长李维汉秘书,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经济研究》编辑部主任,国家民委政策研究室主任,中央统战部研究室主任、研究所所长,研究员。著有《构建中国民族理论的学术话语体系》、《构建中国统一战线理论的学术话语体系》、《解放的头脑是哲学——黄铸哲学论文集》、《新时期统战民族宗教论文集》一至五集等。